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晚菘 路来森  

2014-09-07 21:25:35|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菘

路来森

 

宋·陆游写有一首《菘园杂咏》,其诗曰:“雨送寒声满背蓬,如今真是荷鉏翁。可怜遇事常迟钝,九月区区种晚菘”。头戴笠蓬,荷鉏种菘,一派田园风情,一份生命风雅。晚年的陆放翁,倒也真有些放逸之情,真有几分生命的从容和潇洒。可“九月区区种晚菘”,“菘”,到底又为何物?

“菘”,即是今天的白菜。

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菘”,又可分为两种:色白者,谓之白菜;淡黄者,则称之为黄芽菜。其实,黄芽菜,也是白菜,只不过是小白菜罢了。这种黄芽菜“小白菜”,多生长于南方,娇小,细嫩,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温情感。黄芽菜,经不起熬炖,似乎最适合于做泡菜了。韩国人大嚼泡菜,里面,盖是多有“小白菜”存焉。

白菜,大多种植于北方,北方人习惯于称之为“大白菜”。大白菜中,上品,当首推“胶东大白菜”,每棵都在七八斤左右,真真配得上那个“大”字。大白菜,菜帮白,菜叶青,清清白白,那色彩的搭配,极易让人想到人的某些品性,着实叫人喜欢。

“九月区区种晚菘”,是因为陆游种白菜,种晚了。大白菜,在北方,真正的种植时间,是在入伏以后,种的太晚了就不能成其“大”。米粒大的菜籽,一撮一撮地撒进事先整好的菜畦里,待到菜苗长出后,要间苗,最终,只留下一棵肥壮的白菜苗。留下的一棵白菜苗,就在菜畦里生长,一直生长成一棵大白菜,到小雪时节,被人从泥土中拔出。

在南齐王朝,有一位满腹学问的大臣叫周颙。《南齐书·周颙传》说他“音辞辩丽,出言不穷,宫商朱紫,发口成句,泛涉百家,长于佛理。”此人,博学宏识,身居高位,却“清贫寡欲”。曾于钟山西麓立“隐舍”,终日长蔬食。卫将军王俭,即谓颙曰:“卿山中何所食?”颙曰:“赤米白盐,绿葵紫蓼。” 文惠太子又问他:“菜食何味最佳?”他应声答道:“春初早韭,秋末晚菘。”

于是,“春韭晚菘”,并为时鲜。

白菜本身无味,素净清淡。但历霜经冬的白菜,却是变得茎叶肥厚,鲜美多汁,不涩而甜,其菜蔬味道更为深沉醇厚。誉为时鲜,亦不虚妄也。

今人,呼名为“白菜”,大概只是因了白菜的表象,似乎把白菜看得过于平淡了。到底还是古人呼为“菘”字,更好一些。这个“菘”字里,有白菜的骨相存焉。据陆佃《埤雅》解释,呼白菜为“菘”,是因为白菜:“青白高雅,菘性凌冬不凋,四时常见,有松之操,故曰菘。”所以说,古人是赋予白菜,松柏之性的。

据说,白石老人不仅常吃白菜,而且,还将大白菜搬入画中,并题之曰: “牡丹为花中之王,荔枝为百果之先,独不论白菜为蔬之王,何也?”于是,“菜中之王”这美誉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赋予了宽袍肥袖的大白菜。

孙犁先生,也喜欢白菜。他把“白菜”张之于书斋之中。“墙边立着一幅中国画,画面下方是一棵水墨泼洒勒染的大白菜,上款‘朴素无华,淡而有味’。”孙犁先生喜欢的,到底还是白菜的品性。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