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千年槜李今飘香 陈洪标  

2014-09-07 21:29:29|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年槜李今飘香

陈洪标

 

  第一次接触槜(音zuì)李,是在两年前。当时,我在《浙江日报》跑地方新闻,受桐乡报道组邀请,前往桃园村,采访村里举办的第一届槜李文化周,看看有什么好的点,可以写写。

  在路上,我就嘀咕,这种类似的水果应景活动,名为文化,实是水果采摘,大同小异,没有多少新意。这槜李,初听朋友说只是李子,那会有什么不同?到村里,只见路上拉了几条横幅,路两边摆着一小筐一小筐李子,闹哄哄地在叫卖。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周,内容和活动实在一般,没有什么好写的。失望之余,陪同的朋友让我去见见这个村的一位年轻人。

  受访的主人家从冰箱里拿出了4个李子,请我们尝尝。我拿起一个果型有点扁的,见殷红的果皮上面有一道泛白的条痕,像苹果上的虫斑,和别的李子也没多大区别,用纸巾擦了下,就放到嘴里一咬,酸涩不算,还苦,赶紧吐出来。这是什么李子?

  对方就笑,说不是这个吃法,揉一下,皮上撕点口子,用嘴一吸,味道就出来了。说着,再递给我一个尝尝。

  吃个李子也有这么绝吗?现学现试,先轻轻拭去果粉,揉捏几下,便能感觉到硬硬的果肉,立马嘶嘶地软了,我不撕皮,拔掉上面的果柄,露出一个肉色的小口子,放嘴上一吸,里面的肉浆徐徐而入,最后吸出一条果筋,如金色的丝缕,连结果核,整个果皮竟然不破,瘪成了一层皮,像一枚刚被雨打落的树叶,颜色紫红。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槜李。后来,朋友告诉我,这一年,桃园村进入盛产的350亩槜李,给农户带来1400万元收入,每亩收入4万多元,最多的一家农户,卖了30多万元。一个小小的槜李,能给农户带来这么大的收益,让我对槜李不敢小看。

  没想到,6个月后,真与槜李结缘了。这年12月,我调到桐乡工作,离槜李近了,了解也更方便了,有了从历史文化层面的另一种认识。

  这世上,恐怕少有水果,是与一场战争有牵连的。《春秋》记载,鲁定公十四年,“五月,於越败吴于槜李”,晋代杜预注称“吴郡嘉兴县西南有槜李城,其地产佳李故名” 。可见,槜李,地与果重名,槜李城又以果为名。“槜”字在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意为“以木有所捣也”。北魏贾思勰在 《齐民要术·嫁李篇》中又说,对李树,要在腊月里用木棒轻轻地敲打它的枝干间,正月里再打一次,这样就会多产果实。研究者认为,这大概就是“槜”的出处吧。而据《槜李谱》记载,这个“槜”字似乎也与采摘的方法有关。槜李采摘更显娇贵,不能直接用手摘,碰了,不但擦去了果皮上的一层果粉,品相不好,而且容易腐败。槜李树多为三四米高,也不易攀爬,农户想了办法,用一长杆,杆头用编篾作小漏斗状,采时套于果上,用竹篾边缘对着果柄轻轻一捅,果落于斗中,手捏其蒂,放在下铺蕉叶或桐叶的竹篮中。

  “地重因名果,如分沆瀣浆。伤心吴越战,未敢尽情尝。”这是南宋诗人张尧同写的一首《净相佳李》。张尧同生活的宋孝宗至宋宁宗年间,距槜李之战已过了约1700年,如此漫长的时间,只有历代地方志相继载称:“地以果名。”而张尧同之后,则有不少文人雅士为槜李赋诗唱和,尤其到了元明清,陆续出现了不少重要文献。

  明嘉靖年间,嘉兴人吴鹏回乡探亲,在弟弟吴鹤与友人高道渐读书借住的新篁太平寺内,看到千株槜李,花开如雪,僧人煮水泡茶,沸水如涛声,他们就把房屋命名为“沸雪”,由吴鹏作《沸雪轩记》,后刻石立碑。记述了寺周槜李栽植的规模和花开的景象,是元明两代少见的明确记载种植槜李的文献。

  然而,槜李在历史长河中的命运也是几度沉浮,从最初普通百姓家在庭前屋后种,到因“不堪于官吏需索”而不断被伐,百姓被迫放弃这“果中贡品,李中之王”。新中国成立后,由于栽培难、周期长和风险大等原因,整个嘉兴地区的槜李树总数仅有5000多株,越来越多的本地人不知道槜李为何物。如今,不知经历了多少人的心血,槜李终于由衰而重盛,成为农户的致富果。

“土化吴王甲,骨锈越王兵。五月菖蒲草,千年槜李城。”2500多年前的这场吴越争战,经过岁月的洗礼,留下了一个个传说。如今,再也不会有人面对槜李,因思吴越事,而不敢“尽情尝”了。千年槜李今飘香,尽可“琼浆吸尽润诗喉”。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