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乡村雪事 任随平  

2014-10-24 07:58:33|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村雪事

任随平

 

在北地,每到寒冬腊月,人们总是望眼欲穿地期待着一场场雪的盛宴,能在乡村巨大的舞台如期而来。如若真地落起雪来,对于乡村而言,便是一场盛大的典礼。

一夜之间,远山、村庄、草垛、场院里已是苍苍茫茫,瓦楞上、窗沿上的雪花,似谁的小手轻轻安放上去的,那么别致,令人不忍触碰,似乎一声呼喊就能将它们从衬托着的物体上掸落下来,所以,面对一场渴望已久的雪,没人不心花怒放。

雪停了,男人们首要的任务就是引领着孩子们,拿着扫帚铁锹,开始清除场院里的积雪。这当儿,便是孩子们玩乐的时候,他们会忙里偷闲,从四下里找来废旧了的衣物,披在刚刚清扫在一起的雪堆上,手疾眼快的,乘着大人们推车送雪的空当,从厨房里顺出胡萝卜,插在雪人上,从屋檐下,或者堆放杂物的粮仓里,拿出一顶半新不旧的草帽,盖在顶上,就这样,一个害羞的雪人就堆好了。之后,便是肆无忌惮的欢呼雀跃。似乎每一个人的记忆深处,都暗藏着一段与雪有关的情缘,何况是在乡村,这里本就是雪的圣地,雪的王国,谁还会在童年的无忌与雪的圣洁之间留下一段不快的往事呢?

而这时候,女人们最多的是挑选一处清扫过的坡地,或者人家门前的高地,三五成群,相互挤在一起,手里拿了鞋底,一边扯线,一边斜着头用牙努力地咬掉多余的线头,间或说几句关于彼此间的笑话,被说害羞了的女人要么脸上凸显出一阵红晕,要么胆大地揪了说者的衣衫,前拉后扯的一阵嬉笑。其实,一年积累下来的闲话也只有在这时候说出来,才能更加让人有欢笑的氛围,如若换了忙乱的夏季或者秋收时节,谁还会有时间拉扯一阵无关紧要的笑话呢。因此,在乡村,冬闲季节更是令人开怀。

说笑之间,便有闲不住的上了年岁的人,吆喝着牛羊出圈,将牛拴在了临近院落的墙角,顺手牵过一捧玉米秸秆,让它缓慢咀嚼,牛是最老实的动物,一声不吭,冬天的时光在它们的眼里,似乎就是在咀嚼与反刍草料之间度过的。而那一群群羊则就不同,它们会被主人一声鞭哨赶上向阳的土坡,那些落光了叶子但枝干依然硬朗的蒿草,挺直了腰身,钻出积雪的覆盖,将骨骼在暖阳的照耀里来回摇曳,吸引着馋嘴的羊群你追我赶,在土坡之上留下觅食的蹄印。

事实上,腊月乡村就是一曲幸福的歌谣,纷飞的雪花,就像音符,在通往春天的路上,一曲悠扬,一曲念想……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