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风景在骑行的路上 任仲然  

2014-10-24 08:00:04|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景在骑行的路上

任仲然

 

  这个世界随处都有风景,每个人都会收藏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份。山川秀丽是自然风景,世俗人情是社会风景。一些风景在眼前飘过,一些风景则留存心底。我的风景不在人满为患的旅游点和风景区,而在上下班骑行的路上。我不经意地鉴赏着那街、那车、那楼、那花、那树、那人,还有那些或忧或喜的变化,耐看耐读,耐人寻味。

  如果不出差,我每天早晨7点钟之前就会从家里出来骑自行车上班。昆明的这个时段比较清静,路上的车辆不是很多,空气很是新鲜。

  路上看见的行人,不少是起早上班的农民工。他们头上都戴着安全帽,有的身上还背着背篓,手里拿着大锤钢钎或电钻,没有统一的工作服,衣衫显脏且不整,多行色匆匆。

  昆明城里的农民工恐怕要以几十万计。这个城市一天一天地长高长大,一天一天变得靓丽动人,很大程度上是他们辛勤劳动的结晶。无论是社区保安还是街道清洁绿化,无论是招商引资的工厂还是城市的地铁工程,都有他们的身影。

  白天农民工在工地干活,早晚则在上下班的路上,当然还有不少农民工住在简陋的工棚。我知道,农民工的劳动时间很长,大的概念是天亮出工天黑收工。不仅如此,他们的劳动强度也很大,城里最重、最脏、最苦的活都靠农民工来干。但是,别以为他们都是干粗活的,其实这个群体中还有数不清的能工巧匠。

  令人感动的细节是,我在路上偶尔会看到一辆电动车上坐着两个农民工打扮的中年人,男的开车在前,女的抱着工具在后,两个人戴的安全帽别具一格,是把旧草帽的边镶在安全帽的外沿上,防雨和遮阳的功能都有了。

  那电动车肯定是辆二手货,开起来哗啦哗啦地乱响。男的似乎怕女的坐不稳,总是回头看,两人含蓄地对视一笑,幸福感写满了憨厚灿烂但已布满皱纹的脸庞。

  骑车大概过半的路程,我经过一所普通的小学校,沿途会遇到早起上学的学生。他们如同盛开在晨曦中的花朵,带着晶莹的露珠。

  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背着大书包,每天都是自己跑跑颠颠地赶着上学。即便是冬日,天还没有大亮,上课的时间还很早,他仍然是急匆匆地朝着学校的方向奔跑。他有时兴奋地东张西望,有时唱着调儿不准的歌。

  迎着朝霞,男孩甚至会和穿梭在树间的画眉鸟一边对话,一同欢跳,一起赛跑。

  每次相遇,我的心情都会受到他的感染。假如某天路上未能遇见,我就会对他有些牵挂。当再一次见到他时,我隐约地感觉到他又长高了,跑得更快了,更加开心了。

  城里低年级孩子自己单独上学的不多,有不少孩子是家长用小汽车、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送到学校的,小一点的孩子多数由大人领着。我无意间发现,同学结伴步行的孩子欢声笑语多,会显出较强的自信和自理能力。

  说来也怪,在上班路上的这一侧,我能路过两三个改造过的城中村,路口还能见到写有村名的铁架子“村门”。但下班时路经的那一侧,却不见城中村的任何踪影,倒是大大小小的酒店饭店一个连着一个。

  夜晚的喧闹与早晨的清静,形成强烈的反差。微妙的城乡差别,在一条道路的两侧体现。

  不管什么季节,城中村里的人们都起得不迟。尽管他们早已经无地可种了,但还是延续着原来的生活节奏。几位老大娘在人行道上行走着,姿态自然放松,几分像散步,几分似赶路。

  在老大娘们的眼里,路边的花草如同自家庭院的白菜萝卜。她们在人行道上走着,就好像去自留地责任田,看不出城里人那种刻意的锻炼。凭我的直觉判断,城中村的人们早早起来行走,完全出于有活没活都要到“地里”转转的习惯。

  更难得一见的街景是,老大娘们头戴别致的蓝布头巾,腰身系着洗得发白的小蓝布围裙,脚上穿着手工绣花的薄底布鞋,有的是褐色,有的是粉色,还有的是绿色,但头巾和围裙一定是透出清爽的蓝色。

  每当与老大娘相遇的时候,我会发现她们中间有和自己外祖母相似的慈祥面容,此刻又勾起了小时候穿着外祖母用几十层布做鞋底的黑布鞋上学,枕着外祖母一针一线缝制的绣花枕头入睡的美好时光。

  也许蓝头巾、小围裙、绣花鞋,对于老大娘们来说,即是那割不断、理还乱的留恋和守望。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