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四章 蒋三立  

2015-02-11 08:07:37|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蒋三立

 

  作者简介:蒋三立,湖南永州市双牌县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1984年开始发表诗作,曾在《诗刊》、《人民文学》、《人民日报》等海内外数十家报刊发表诗及诗论文章600多首(篇),有数十首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选本。著有诗集《永恒的春天》、《蒋三立诗选》、《在风中朗诵》等,参加过第十九届青春诗会,在省内外多次获诗歌大奖。

 

 

 

沉寂的村落

 

 

  人是从村落长大的。许久以来,我们和森林、月光、善良的邻居、温顺的家畜生活在一片河滩上。享受着晨风细雨、季节里的和煦阳光。我们向往天空、敬畏大地,忘却艰辛、体尝幸福,记忆中存留着种种美好。

  在南方的村落,村口有相互见面的问候,小河边有洗菜时的叨唠,田野里有劳作和有扑鼻而来的稻香,村子里有孩子们的欢笑戏闹,有鸡、鸭的鸣叫,黄昏的石板路有缓慢归村的牛羊……

  南方的屋院里有树枝,有花朵,有些许微风,有朦胧细雨,有天井里的阳光,有书桌上的窗口,有心灵里的流水,有一些秘而不宣的事情,有一种时光静穆和一些无法说出的美妙。

 

 

  尘世辽阔。什么时候,村子里的人开始像候鸟一样在蓝天下迁徙,从冷的地方往热的地方寻找食物和温暖。什么时候,求知的学生走了,有技能的手艺人走了,有知识、有影响的长者走了,年青漂亮的姑娘走了,很多人无声无息地带着牵挂和梦想走了,自然恬淡的村落慢慢地开始沉寂。蚱蜢在荒芜的路径上安睡,知了在柳枝上鸣响。你可以见到几年前见过的麻雀,但你见不着少年时的朋友;你可以见到路旁空出的旧藤椅、落锁的门,但你很难碰见几个生气蓬勃的青年。我的来到也没有带来多少生机,红红的落日在草丛中跳荡、在石板路上延伸出长长的树影,猫头鹰在黄昏里发出孤独的叫声。只有风吹着心中的寂寞像天空一样无边的辽阔。

 

 

  向往城市。追求技术、速度和财富,从而离弃了世世代代散布在蓝天下的村落。为了生活,而忘了生活。忘了缓慢、自然的生活节奏,生动优美的田园风光。这些原本是人生的一种怎样的享受。从灵魂的层面来看,我们无需刻意去追求和寻找,万物皆相生相连,我们想要得到的一切,也许就在我们的脚下,在我们的领悟和感受之中。对于生活过、养育过我的村落,没有什么风能吹散往事,没有什么雨能洗刷心中美好的记忆。这是我生命落地的地方,也是我最亲的地方,无论脚步向前,还是心事向后,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是我情感和爱怜的永远守望。树木、田野、河流、开不完的花、飞翔的云朵,置身其中,我们既是昆虫、蚂蚁,也是自己心中自由自在、至高无上的神。

 

 

  我的心灵告诉我:乡村的宁静恬淡、自然流畅以及它一年四季的风光是令人向往的,也是我们永远想要拥有的。

  春天里的花朵吐出了心事,蜜蜂哼着小曲在花间忙碌,我要慢慢去理解;风吹动高出草丛的花朵,像一群快乐嘻戏的孩子,我要慢慢去欣赏。

  夏天草结出的种子、树上挂着的青果、林子里昆虫的鸣叫、天空中飞翔的鹰,展现出自然的强烈的生命力,令我感到自己所生存的空间辽远、博大。

  秋天的村落周围遍地是成熟的果实,空气弥漫着芳香。松鼠在山坡的路径慌张捡吃着松果。山坡下成片的芦苇花是多么的轻呀,你靠近它喘口粗气,它就雪白的飞了起来。

冬天,旷野和树木被雪覆盖,村落的安宁和肃静是心灵所需的。从心里到心外,我们都可以及时打开一扇朝阳的窗,想过去的事、看远方的景。怡然自得,又心存高远。

 

 

天空的岛屿

 

  今年九月十号,我和单位的同事一行从天津坐飞机回湖南。落日时分,从窗外望去,天空已不是大地上的天空,俯瞰窗外,天空显现出淡红、冰白两种色彩,辽阔、壮丽、无边。在视野所及的大部分空间呈现出北极冰原的景象:一望无际的冰原加海水正在融化的一层薄薄的冰坑。而更远处是无边的天际线,像夕阳照耀的大海和海滩,闪耀着轻盈、温柔、淡红的反光。使我们以为它是天空下的大地。在那无边淡红的深处,有乌云像水墨泼撒出长满树丛的岛屿,呈现在朦胧、昏暗的光亮中,清丽盎然而又宁静神秘。

  置身于只有空气吹拂的空灵的万米高处,我的视野沉入了天空与天空深处虚幻与真实交织的永恒之中。天穹不再以大地为支撑,而大地似乎又以天穹为支撑。眼前的岛屿是真实的吗?理性告诉我,它应是夕阳沉落在天际线的云层中产生的幻景。但我又知道世上没有比自然更美、更诚坦的了。由此而想到人的一生总是生活在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之中。为了物质生活,生活在现实世界;为了精神生活,生活在思想的世界。在地球的岛屿,我们栖身于其中,并随时可以下海捕鱼捞虾.而天空中的岛屿,虽然不能存放我们的思想,却能引发精神体与自然体的融合。渴望飞翔的灵魂,时常掠过虚无之境,又栖息于回忆、遐想、怀念之中,从而享受到安稳、平静。而天空的岛屿,我们只能用视觉触碰,“行云流水”,我们可以在水中畅游,却不能纵身一跃跳入云中。思想和精神之重往往胜于物质之重,有时让我们不堪重负。但物质之重又压不住精神,一座金字塔也压不住。生活在尘世,我们既在乎外在的境界,又在乎别人的感受,还要适应自己内心的必然。否则,我们会感到非常痛苦,久而久之或致精神崩溃。

  我们有着个体的神秘经验和独特感受乃至创造,甚至在虚无中创造出艺术的真实。难道这些就是我们生活的意义所在?心灵的快乐不只因肉体的快乐,有时心灵的善良、甚至并不期待人们赞许的乐于施善的行为反而更能产生一种问心无愧的宁静和带有某种高尚感的喜悦和幸福。

  我们的心灵是博大的,而宇宙的心灵更加博大得使我们惧怕。它的神秘而不可见,它的深奥而不可感知,令我们敬畏无比。思维无限,没有自然的外壳。而我们创造的一切,目的何在,却不知道。我们希望自己与周围的一切和谐相融,幸福、安祥地度过人生。而我们时常发现我们的某些作为是与某种世界秩序背道而驰的。

  在古罗马,既有物质的繁荣,也有思想、艺术的繁荣。而一个大斗兽场的废墟,至今传导出许多深刻的思想和许多深深的困惑。在那儿,古罗马民众四面八方、成群结队涌入场,为的就是欣赏、陶醉于流血。有时我们觉得为了逃避恶梦,才来到现实。睁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优美壮丽的落日,然后期待繁星点点的夜空。

  我们在大地上依靠自然提供的和我们创造的物质生活着。但我们不能为了生活使尘世的东西更加尘世化。也不要为了逃避激烈的竞争和物质的重压而退避山野、海滨,修身养性。我们只要静下心来,退入自己的心灵,就会觉得宁静、广阔,就会少有烦恼。心灵的平静安祥和身体的安逸会使我们感受到幸福。如果我们的心灵超越物质升扬得更高更高,我们就更能超越现实带给我们的痛苦。就如亚当?斯密所言的“即使身体在极端痛苦中,我们仍然可以享受很大的一份快乐,我们可以透过回忆过去和期待未来的快乐来愉悦我们自己,我们可以透过想起什么是我们甚至在这个时候有必要忍受的,来减轻我们的痛苦。”

  我们在接受物质的重压时,还怀着坚定的决心、宁静的信心来实现我们的内在追求,用我们的精神生命来完整地拥抱这个世界。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就算活一百五十年,也是极为短暂的,我们追求和营造的完美的家,也只是人生在大地上暂时的歇息的地方。

  人类是否有他自己的使命,人生怎样才能达到完美的境界?在物质和精神组成的存在中,物质会毁灭,灵魂会不朽,精神会永无止境的存留吗?望着在昏暗中渐渐消失的天空的岛屿,望着太阳谢幕时致意的深沉的目光,我陷入迷茫与沉思之中。

而我的目光仍然想穿透这大地与天空之间的无边的黑夜,寻找那遥远的忽忽灭灭的星光,寻找那在大地上空精灵一般穿越薄暮的萤火。我相信人生在虚虚实实之间,总有一些值得期待和坚守的。就像那在日夜交替的曙光或别的什么,长时间存留在广袤无际的天地之间。

 

 

天空、树、萤火虫和我

 

  人过四十,感触便多了起来,虽然悟性定力在增强,但热情在渐渐消减,像阳光照暖的草坡,面对着河流散发出的热气,显得沉稳舒缓。

  秋风吹宽了蓝天和广阔的心。此时的我,看清了许多人和事,也还坚定的追求着、热爱着,也希望自己的爱能像阳光一样染绿一片一片的草。但我向着远处的呼唤,已不再奔跑和激动。心里更向往着村庄和田野上空的辽阔。

  我不是那些只想把春天抱在自己怀里的人。我更多的感激我生下来是一个人,而不是牛和马。从小到大,我只发过怒,但我从不抱怨。这也基于我小时候看见的牛和马,只顾默默地拉犁耕地。虽然我也偶尔看见它们骨瘦的眼眶流过浅浅的泪,但我不知道它们是否有抱怨。

  我敬畏天地,我也敬畏那些弱小的动物。但我不能改变什么,我的力量弱小得不能改变天地间的任何什么。

  我有时为一棵树一辈子的坚守所感动。如果我的一生站在一小块方寸,原地不动,守望一片天空。只期盼一阵一阵的大风,带来一点点远方的消息,那我会活得多久。虽然我不怕日晒雨淋、冰冻甚至雷霹。但我怕孤独,原地不动的孤独。我想知道远方的远方有些什么故事和新奇;我怕寂寞,千年月光照白了头的寂寞,无处倾诉的寂寞。一棵树的定力给我一辈子佛禅意义上的启示。如果树有心,它就叫坚守。

  人有心,不可不动。心灵需要有目的的激荡,向着更广袤的地平线。尤其在当今社会,人借助科技象鸟一样飞来飞去,甚至比鸟还快的满世界寻找热闹的地方。从东到西,抵达自己的目的。也许由于太快的原由,人感到一百年的时间也太短太短。一棵树落过脚的鸟许多许多,但一切早已消逝于世,而树几百年还在生长。我不像鸟,我更像一只萤火虫。飘飘忽忽、闪闪灭灭、沉沉浮浮,在天地之间发着微亮的光,苦苦寻觅。

  一只萤火虫绕过忧郁的秋天,代表了心灵的飘忽。如今被寒风晃动在夜空,找不到方向,带着身不由己的悲凉阵阵消退。在生命的时空,划出不规则的大大小小的弧线型的轨迹。这轨迹既属于生命也属于心灵。无需短暂或漫长,不管你出生的原点离你心里想去的地方有多远,这些都是天空与大地之间的距离。就像萤火虫划出的弧线,它既象征什么又不象征什么。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萤火虫飞过的踪迹。

  每个人都有过身子原地不动的心的飞翔。

每个乡村都有过星星的话语,每个城市都有过飞鸟掠过的夜空。

 

用什么可以抵达幸福

 

  在农村生活了十七年,又离开了农村,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这期间时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世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的行为习惯和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科技的发展、城市的扩张、速度的加快、信息的爆炸,一切的变化都是前所未有的,一切都似乎健康有序地在发展,但对于人与人、人与自然的生活而言,一切又在物质、商业、快节奏生活重压下发生了扭曲。相对于过去,一些村庄消失了、一些场景消失了、一些事物消失了……许多的温馨、许多宁静、许多舒缓的抚慰都得在往事的回忆中去寻找。

  这是一个新奇而残缺的世界。我们面对高楼林立的困惑、面对科技发展带给我们的奇异、面对速度带给我们欲望的膨涨,我们的心灵并没有增添宁静与幸福。

  我们需要未来世界到底呈现出一个什么样的场景?科技和速度的发展到底能给我们的心灵带来什么样的感受?我们曾经和正在破坏的自然宁静的村庄又要不要我们的子孙后代来恢复?消失的正在加速消失,展现的正在飞撞而来。农耕时代的自然宁静正在消失、慢节奏的生活方式正在改变。在当今社会,人创造科技依靠科技像鸟一样飞来飞去,甚至比鸟还快的满世界寻找财富、美景、新奇热闹的地方,或从东到西,抵达自己心中的目的。人借助网络、现代通讯手段更快地了解到世界所发生的事,再远的距离也就在眼前。大量的信息展现在你的眼前、大量的知识堆积在你的眼前。你了解了许许多多的信息,而你的欲望还想了解更多的信息;你学得了许多知识,而你还想学得更多更多你未知的东西。到头来,你就是没获得悠闲、宁静。也许由于太快的原由,你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你总是觉得效率太低,你总是觉得车在高速公路上跑得太慢,你坐在高速列车上恨不得列车还要加速,你甚至觉得有飞船的速度多好,就可以跑遍世界上所有的地方,然后你还想坐宇宙飞船看看更多的星球。由于一切都希求更快的原由,人感到活二百年也太短太短。于是心总难得有宁静淡泊,总觉得惴惴不安。

  而我们的内心到底需求什么,我们走着走着会不会突然哭了起来,我们追求的目标是不是以放弃自然宁静、内心的安宁为代价?俄国诗人索洛乌欣说过:“一切离去的都迎向未来!”而我常常怀想过去那离去的贫穷的乡下那些温馨的场景。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初出生的人都忘不了那些场景。就像我的诗句里的那样“我的脚深入到坦荡的草丛,就感觉到摇曳的花朵的温暖”。我对生我养我的乡村有一种难舍的情怀,那是我灵魂的憩园,也是我灵魂自由寂静飞翔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们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但我宁愿像亨利?戴维?梭罗那样简朴地生活,回归自然、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感受自然里难以言表的纯净、甘醇以及它带给我们的无尽的恩惠。

  我总觉得社会在越来越快地发展时,诗歌更应越来越慢地抒写日子、季节变换、一代代人的生活和心灵感受。就像一头牛默默地走在春天里,走在犁弓前面拉着犁翻开一片一片的土地……

  俄罗斯思想家恰达耶夫说,“只有领会了自己逝去的生活,个体和群体才能学会完成自己的使命;只有在对自己过去清楚的理解中,它们(指哲学)才能汲取到影响未来的力量。”在当今这个彰显竞争、缺乏诗意的时代,诗人更有责任抒写这个时代痛苦的蜕变,抒写几代人从农业社会步入工业社会和城市化过程中的情感体验,抒写传统的解构与变革带来各种困扰。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就是返乡”,我们是一群掠过城市上空的鸟,我们不时在寻找远方的灵魂的家园。

  诗人应该是一个时代灵魂的守望者。一个时代过去以后,他应诗意地抒写出这个时代的历史的精神生态。诗人要通过他写的诗让一些“死去的东西”活动起来,变得又有了生命。诗歌是可以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

  乡村、田野、树林、草坡、河流,牛、羊、鸡、鸭、鹅,蓝天、云朵、月亮、星空,水稻、油菜花还有太阳下寂静劳作的人,以及那些曾经在我身边的生活画卷都会让我久久留恋、怀想……在我的记忆中永远挥之不去。写诗并不能让我们抵达幸福。写诗只能是带着一种情感把一些温馨的东西留下来并抵达未来、抵达心灵、抵达梦想,写诗只能让过去的时间发出回声,在平淡的生活中提炼出神奇的想象并提升精神的境界。虽然写诗有一种力量,有一种精神释放的快感,但更多的是脆弱和痛苦。

  诗的语言应该是有张力的,甚至是充满灵性的。康定斯基曾说:“语词是内在的鸣响……甚至可以说比钟鸣、弦颤、一块木板落地等产生的精神震颤更为超脱感情。”诗提供的意境和画面应该是美的,它蕴含着自然之美、情感之美、哲思之美、诗人的人格魅力之美;它所呈现出的境界应该是宁静的、澄明的、圣洁的。

  经济、技术、消费的发展,带给我们生活的便捷和物俗的满足的同时,不断增加我们心灵的重压。信息高速公路带来的多元文化的冲击,使得诗人思考更广泛文化语境中的诗歌,也要不断提升人的主体性愿景。在多元文化处境中,诗人要有更多的知识积累、更广阔的视野更成熟的丰沛情感、更富经验的审美能力和更敏锐的触角,才能写出好的诗来。

  诗人在今下物俗横流、金钱至上的社会环境里,不再有什么“桂冠”,而早已成了人们嘲讽的“另类”。但一个时代没有诗人是可怕的,一个时代没有一点诗意的生活更为可怕!

  没有什么外在的东西直接使我们抵达幸福。生命是一个过程,愉快是一种感觉。远离时尚、消费的喧嚣,缓慢地行走。我们需要的是内心的平静与安逸,而不是被金钱和权势的欲望弄得焦虑不堪。让我们的心能和自然说话,与花草、树林、鸟、蛙、昆虫静静地对视,和它们谈心,和它们一同呼吸。让我在渐渐老去的时光村落,看蓝天千变万化,让忧郁被风吹走。从容、自在,把自己置身于广大、真实的自然世界之中,感受恬淡、安宁、深邃与辽阔。久而久之,就能在善良、悲悯之中感受到幸福与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