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青春的未名湖 崔道怡  

2015-02-27 21:56:27|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的未名湖

崔道怡

 

每个人一生中,在心里都会葆有一方水土,常能唤起美好记忆。

我的那方水土,名叫未名湖。名而未名,便引人遐想于未名中。

走进北京大学的西校门,迎面是办公楼。飞檐高脊,绿瓦灰墙,犹如殿堂,却不富丽,肃穆而优雅。绕过办公楼,穿过山林间曲曲折折的小径,便见一泓池水,坦坦荡荡,映着湖心的绿岛、岛畔的石舫、对岸雄伟而玲珑的十三层宝塔。

时当初秋,湖边环绕的一树树杨柳,依然悬垂鲜绿;环湖小路旁的山坡上,几棵黄栌间杂于苍翠青松,一蓬蓬心形叶片则已染上娇嫩的嫣红。而这绿,这红,都比不上那一汪湖水的色泽,那一脉波纹的光影,玉一样的澄碧,冰也似的清明。

仿佛国画,幽幽淡淡,意境深远,但又不那么空灵;仿佛油画,浓浓艳艳,五彩缤纷,但又不那么凝重。仿佛走进仙境,神韵飘飘,情思渺渺,而实际感受的是人间情景;仿佛进入梦境,恍恍惚惚,朦朦胧胧,而内心品味着的则是庆幸。

那是只有来到久已向往的地方,才会产生的感受。1952年初秋,我赶上了好时候,如愿以偿考进了北京大学。北大刚跟燕京大学合并,校址从红楼迁到燕园。我成为燕园之北大的第一届新生,建国后第一批来到未名湖畔的大学生。

如果不是新中国正招揽人才,不甚强调出身,如果不是对大学生实行免费,包揽食宿一切开支,我是不可能来到未名湖畔的。因为,我父亲有所谓“历史问题”,“文革”过后才得清白。因为,我家庭生活贫困,无力供给我进高等学府。

参加工作以后,强调阶级成分,家庭出身的思想包袱一直压抑着我的命运。只有在燕园,是我有生以来最轻松最舒心的日子。虽还没能独立于世,但已走出阴影笼罩下的家庭环境,我可以无挂碍投身于未名湖的诗情画意之中。

人的生存状态与生命价值,离不开社会和自然环境的制约。在我寂寞的读书生涯中,给我身心以慰藉的,惟有这未名湖。我的性格内向孤僻,不愿也不善于交际,更倾心于亲近自然。未名湖便是我的精神寄托,我的知己。

四年间,每当学完一天课程,晚饭后该上自习的时候,我都会先来到未名湖。晚霞照耀水面,铺开绚丽锦缎,而那斑斓色彩都浸润在水中,便成为水中云,是立体的,有层次的,变幻着的。只有沉沉塔影,深深倒映在水深处,凝然不动。

轻轻绕湖一周,便沿环山小径,走进办公楼南的庑殿式图书馆。一排排书桌,一盏盏台灯,照亮着一颗颗求知的心。在图书馆里读文学名著,是我的追求、我的享受。大学期间的诸多夜晚,我都是在这样的营养、这样的美感中度过的。

每当假期,风和日丽,我便到我一个人所有的露天图书馆,未名湖边。湖边半岛,建有绿瓦红墙的单拱券门,花神庙的庙门。大殿原在山坡,如今只剩废墟。而这废墟,杂花生树,成为一处幽静场地。在庙门前,高低错落着的是一圈石岸。

这废墟,这石岸,便是我的书斋。席地而坐,手捧书卷,沉醉于身处其间的现实情景,神游于心所痴迷的文学幻境。此情此境,使我的学习成果收益倍增。若旁边没有人,我时常读出声。若读的是古诗词,读的是普希金,便会成为朗诵。

一次全校朗诵竞赛,班里让我准备的就是普希金的《致大海》。时当深秋,落叶铺金,又值傍晚,夕阳火红,我走进废墟,在一派金红中放声吟咏:“大海,你是我心灵的愿望之所在。我时常沿着你的岸边,一个人静悄悄地徘徊……”

在那时,未名湖,就是我心目中的“大海”,就是“我心灵的愿望之所在”。我渴望个性舒张,我追求学有专长,但校园里也已弥漫社会上的“批判”气息。于是,我的那次朗诵虽然博得同学喝彩,却被一位校领导批评为“颓废情绪”……

1956年毕业,又赶上中央号召“向科学进军”,我的志愿得以实现,被分配为文学编辑。不料工作不到一年,“反右”运动就吓破我胆。那以后,在风浪中,我逐渐学会了逢场作戏、违心从众……我变得“世故”了,我失去了纯真质朴。但当风平浪静,我常不禁怀念,怀念那纯净而丰美、无忧无虑又多思多梦的岁月。如今半个世纪过去,时代万象更新,人已垂垂老矣。再怀念时便追悔,悔往日之不可追。多么希望一切能够重新来过,而过去了的,便不再归来。

人生诸多往事,无妨烟消云散。惟有那刻骨铭心的记忆,永世长存。世上万紫千红,无奈岁月匆匆。惟有那水晶一般的怀念,永葆青春。(第三届老舍散文奖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