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拨动天边的琴弦:额尔古纳河 郭冠东  

2015-07-19 10:55:21|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拨动天边的琴弦:额尔古纳河

郭冠东

 

位于中国版图东北端的额尔古纳河是北方众多游牧民族的母亲河之一。遥远而神秘的额尔古纳河孕育了中国面积最大的草原、湿地和原始森林,也养育了一代代各民族儿女。额尔古纳河像是一条从天边流淌而过的琴弦,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活方式使得这里美丽的四季仿佛是一曲优美的交响乐,蕴含着历史的悠长和文化的深厚。本期请您深入辽阔的大草原、幽静的白桦林,走进蒙古包和木刻楞,品味原生态的自然风光和民族风情,和我们一起拨动这条五彩的琴弦。

【采访手记:原生态的坚守】

“我的心爱在天边……额尔古纳河,穿过那大草原……”鄂温克族歌手布仁巴雅尔的歌声在车内回响,车窗外碧绿的草原无边无际,随着公路的起起伏伏,一片片洁白的羊群和漫山遍野的草捆子不时映入眼帘。我们惊叹于草原的壮丽,与我们同行的司机小李却笑了:“额尔古纳可不只有大草原,美景多着呢。”

汽车一路北行,离开草原,一头扎进茂密的森林,更多了一份静谧,陪伴我们的只有路边亭亭玉立的白桦树。偶尔能遇到穿行在林间的摩托车,停车问路,原来他们是采蓝莓的人,摩托车两边的筐里装满了果实。行走在林间,刚才还是艳阳高照,不一会儿天色就阴沉了下来,雨点开始一滴滴落在汽车玻璃上。几乎转眼间,小雨就变成了倾盆暴雨,把雨刷器开到最大,车子也只能缓慢前行。当我为今天的旅程担忧时,坐在我旁边的向导王志强却非常淡定:“森林和草原的天气就是这么多变,尤其是夏天,习惯了就好。”果然,片刻之后,雨过天晴。

与多变的天气不同的是,额尔古纳河边的人们坚持着他们原生态的生活方式。在新巴尔虎左旗牧民崔巴图家中,我们知道了用干牛粪作燃料的手把羊肉,受热均匀,才是最正宗的。在恩和俄罗斯民族乡,达依霞老人家的热尼亚列巴坊使用传统砖砌烤炉和白桦木烤出的大列巴,香甜可口,别具风味。

走出热尼亚列巴坊,旁边一座美丽的小院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两层高的黄色木屋坐落在半人高的木围栏内,院里花坛中红色的鲜花正在怒放,长满爬山虎的白色木秋千让人禁不住想坐上去。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士从木屋里出来到院子里浇水,看到门外的我们,立刻招呼我们进院。他叫刘金财,是这座家庭旅店的老板。他的旅店以俄罗斯乡村风格建造,棱角分明的客房是被当地人称作“木刻楞”的木屋,房前屋后种满了花草蔬菜,还有装着太阳能热水器的淋浴间。坐在门廊下的木桌边,望着远处的蓝天白云和俄罗斯风格的金色屋顶,我们喝着茶和主人聊天。兴之所至,刘金财拿出了家里收藏的俄罗斯传统乐器三角琴,为我们弹奏了一曲。

行走在额尔古纳,见到的不只是美景,在莫尔道嘎,我好奇路旁的小白桦为何都如此纤细,王志强解释说,这里的森林曾遭到严重的砍伐,现在大多是次生林,额尔古纳冬季漫长,日照时间短又导致它们很难长粗。比恩和名气更大的室韦是额尔古纳河畔的一个俄罗斯风情小镇,但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却是一派车水马龙的景象。正在搭建的旅馆一座接一座,路边密密麻麻的商店和烤肉摊,熙熙攘攘的游客和车辆,让人仿佛置身大都市的商业区。而在陈巴尔虎旗金帐汗景区,摩肩接踵的游客和车辆让我们感叹:“呼伦贝尔草原之大,也容不下旅游的汽车。”

布仁巴雅尔的爱人、鄂温克族音乐家乌日娜近年来一直在推广舞台剧《敖鲁古雅》,这部由她编导的作品将我国唯一的驯鹿文化——额尔古纳河畔的使鹿鄂温克的生产生活场景展现在大众面前。乌日娜告诉我们,如今呼伦贝尔的年轻人里出现不少类似于“北漂”的“海漂”群体,“一个月四五千的收入,让他们去草原上放羊都不干,宁愿在海拉尔‘漂着’,找不到工作天天玩手机。”面对各种现代化生活方式对于传统文化的冲击,乌日娜认为,保护和传播当地原生态的民族文化,他们这些成长于额尔古纳河畔的人责无旁贷。

龚宇是使鹿鄂温克族群里走出的第一个研究生,如今任教于呼伦贝尔学院。“鄂温克的年轻人不愿意像老一辈那样上山放鹿,大都搬进了城里。”鄂温克猎民的现状让她担忧,“敖鲁古雅那边还坚持住在帐篷里的鄂温克只剩下四五户了,还都是像我舅舅这样上年纪的人。”幸运的是,她已经得到国家社科基金的支持,而中俄鄂温克驯鹿民俗文化的比较研究是她的项目课题。

68岁的植物专家蒋景纯与草原打了一辈子交道,他的话代表很多人的心声,“只有治理好沙化,呼伦贝尔草原才称得上名副其实的大草原。我们不能只管自己这一辈子,要给子孙后代留下遗产。”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