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香 道 陈启文  

2015-07-03 20:12:53|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 道

陈启文

 

 

从哪里,才能追溯到一种气味的源头?一条河,依然在以流水的方式诉说着往事。

一条名不见经传的河涌,寒溪河,她还有一个更久远的名字,青鹤湾。三五只从盛唐飞来的青鹤,依然在这个秋天的阳光下盘旋、栖息或哺育,没有谁觉得这是生命奇迹,哪怕羽翼能划破遥遥无期的岁月,一切终将归于寻常,天高云淡,万物自在。

当一大片幽蓝的波光在山峦间浮现,眼前那片山林骤然间就广大而深远了。大自然总是充满了巨大的创造激情,这水,从寒溪河流到浮竹山佛岭,一条河眨眼间变成了一个湖,佛灵湖。对于水,山从来不是坚硬的历史,而是依偎与拥抱。有青山必有碧水,有碧水必生嘉木。南方多嘉木,阳光照亮了细密的波纹、灵动的浪花,湖水映出了一湾清澈的树影,荔枝、龙眼,芒果,一律在波光潋滟中绿着,万绿丛中,还有天底下唯一以东莞命名的树,莞香树。它们的出现,让我有一种久违的感动,我嗅到了,终于嗅到了,一种不寻常的、神秘的、妙不可言的气味,缥缈于这鹤影、树影与流水之间,令人魂牵梦绕……

随便走进一片莞香林,兴许你一脚就踩在了唐朝或宋朝的土地上。莞香如同一个前世的传奇或传说,在唐朝便已传入岭南,到宋朝时,已遍植树于莞乡的山水间。如今,在大岭山四周的清溪、寮步等客家围村,还能觅见天然莞香林,那最老的两棵古树,据说已寿高两百多岁,而树中的百岁老者就更多了。但莞香并不须长到百年以上才能结香、开香,一般四五岁就可以了。让莞香结香、开香,说起来又是挺残忍的一件事,所谓香口,实为伤口,或被风吹折,或被雷电劈开,或被野兽咬伤,乃至蛇虫蚂蚁的侵蚀,都会让它遍体鳞伤,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而更多的伤口,还是被人类用刀斧砍开,老乡们说是砍香或开香口。当一棵莞香树从上到下砍得伤痕累累,再也没有香口可开时,香农便会把一棵树砍掉,但会留下一米深的树桩和根部,在泥土里深埋四五年,一旦揭示,那树桩和树根部便如苏醒复活般,喷出一股沉郁而典雅的香气,这就是沉香,又名土沉香,因投水即沉,又名沉水香。

天下名香,主要有沉香、檀香、龙涎香、麝香等,而沉香为众香之首。沉香有道,道法自然,它吸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还必须经岁月之积淀。若要采到上佳的沉香,人类还得按捺住急功近利的欲望,让莞香树多长一些岁月,数十年以上的香树,才能形成长久蕴积的天然沉香,“行之苟有恒,久久自芬芳”,岁月愈久香味愈佳,而当它长到百岁以上的高龄,则是沉香中的极品,被誉为植物中的钻石,这绝非比喻,其高贵身价超过黄金两百倍。然亘古以来,这为世人所钟爱的莞香或沉香,从一开始却无关于它的价值,人类好香源于生命与生俱来的天性。一种天生地长的植物在自然造化之中散发出自然的香味。先秦时期,从士大夫到寻常百姓便有佩戴香囊、插戴香草、焚香薰衣的风俗,而衣冠芳馥在东晋南朝士大夫中已蔚然风行。唐宋时期,王公贵族、文人雅士以焚熏莞香为时尚。尤是宋代,香火鼎盛,凡宴会、庆典、祭祀、科举考试,皆设香案,曲终人散而香味不绝。诚如欧阳修在一首诗中所叙:“焚香礼进士,彻幕待经生。”而伴随着人类对香的觉悟,便尝试以香入药,东汉末年名医华佗曾制成药用香囊悬挂于居室内,以润肺宁心,明代李时珍用线香“熏诸疮癣”,在清宫医药档案中,藏有慈禧、光绪御用的香发方、香皂方、香浴方。而焚香,不只是风俗与仪式,其实也是一种祛秽疗疾的方式,通过燃烧所产生的气味,可免疫避邪、杀菌消毒、通关开窍、畅气通脉、醒神益智,让人神清气爽、延年益寿。

一个又一个王朝覆灭了,一条香道却愈走愈远,从牙香街到寒溪河是一条水路相连的路,而这条小河终将注入东江南支流,然后通江达海,北上广州,南下香港,远达京师、苏杭、东南亚乃至波斯湾、地中海……一条把中国载向世界的海上丝绸之路,不止有丝绸、瓷器,还有那仿佛从佛龛中飘溢而出的东方古典气味,沉香或莞香。这是一条通向大半个地球的莞香之路,一条名不虚传的香道。而香港,就是在这条香道上诞生的。香港博物馆史料记载和史学家罗香林考证:那时香港还是东莞的一个无名小岛,很多香贩走水路将莞香运往九龙尖沙咀,再由这里运往海外,由于大量莞香从小船上卸下等待大船转运,那弥漫四溢的香气穿透咸涩的海风,一个香气扑鼻的港口,让漂泊海上的人们在迷茫中有了一个迷人的方向,啊,香港!这就是香港之名的由来,说起来却不像是历史,像是一个随后呼唤出来的名字,又像一个浪漫的传说。而这浪漫的传说,很快就变成了悲惨的历史,随着香港为英人侵占,一条香道如同倒转,从西方运来的不只是鸦片,还有他们精心炮制的夺人心魄的香料,而这种谜一样的气味似乎比坚船利炮更能征服世界。莫言引用德国作家聚斯金德《香水》中的话:“在这个世界上,谁掌握了气味,谁就掌握了人的心;谁控制了人类的嗅觉,谁就控制了整个世界。”如今,掌控着人类嗅觉的依然是英国的、法国的、美国的气味,香奈儿,迪奥,Calvin Klein,兰蔻,博柏利,古驰,范思哲,宝格丽,菲拉格慕,莲娜丽姿,这统治世界的十大香水品牌,没有一样是中国气味、东方气味。而莞香这种特有的中国味道、东方味道从清朝末期就开始走下坡路,从民国到共和国,种植莞香的人越来越少,尤其是十年浩劫时,莞香这种古典气味竟被列为四旧之一,禁止出售。当一种气味被禁止,大地上再也难觅香农的身影,牙香街再也难觅莞香的气味,一条古老的东方香道,终于走到了尽头。

那失踪多年的味道其实并未消失,一如莞香树那被埋没的树桩和根部,在大地深处一点一点地熬尽宿命中的漫漫黑夜,等待一个命运的契机,一个可以重新点燃千年香火的温度。一旦揭示,那树桩和树根部便如苏醒复活般地散发出的一股沉郁而典雅的香气,这就是沉香!如今,一条老街又渐渐燃起了香火,那如云纹、波纹、掌纹一样萦绕、弥散、袅袅升腾的烟形,或许就是一种生命、一种气味的密码。这气味招来了不少老外,他们的鼻子特别尖。当他们俯下傲岸的身躯,把脸和鼻尖贴近一缕气味深深地往肺腑里吸时,我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仿佛看到了朝觐的信徒。我知道,来这里的什么人都有,有人是为了那超过黄金两百倍的价值,但更多人只是来嗅嗅这迷人的气味,闻香,品香。香,不只是高贵身份和荣耀的体现,而是一种信仰。不必去那些庙宇神坛,也不须置身于书斋琴房,只要走上这条老街,你就会在这香味中不知不觉地放慢自己的脚步,自然而然地放慢自己的心跳,在一呼一吸之间调息,安神,开窍,那一缕沉香就可以超越钢筋和混凝土的强度,宛若寒溪河的涓涓清流,以隐秘的方式通向隐秘的人心,静静地注入你的肺腑与血脉之中,这才是香道的真谛。是时你才发现,一切已然归于寻常,天高云淡,万物自在。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