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简政是师生减负的前提 储朝晖  

2016-04-06 09:18:04|  分类: 教育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政是师生减负的前提

2016-04-05 09:45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储朝晖

 

教育部多次明确要求,小学低年级不举行任何形式的统一考试,禁止公布小学生成绩和排名。但在一些地方,歪风邪气一直没能得到有效遏制,最近多有媒体做过这类报道。笔者了解到,在江苏某地,有教师反映,当地个别小学的一年级学生每学期要考试排名五六次,其中有学校抽考、教育局抽考、月考、期中考试、期末考试等。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依据考试结果给学校排名,学校给班级和老师排名。有老师说,如此一番折腾,一年级的小孩就被“考疲”了。结合媒体的报道以及笔者在各地调查走访中的发现,类似的情况不在少数,在一些地方甚至是具有普遍性的问题。

从上述事例可以看出中小学教师和学生负担重背后的作用力和作用机制。依据学习生成理论,即便从考试的发起者所期待的提高考试分数的角度考虑,这种做法本身也难以实现目的。通俗地说,学习成绩的提高也需要经历相应的学习过程,当考试排名的频次过高,就必然干扰或中断学生对某个相对系统的知识单元的完整学习过程;考试排名的频次过高,还需要占用师生更多的原本可以用于教学的时间和精力,在一个相对长的时间内看,就会减慢教学进度,从长远看也就迫使师生减少教学内容,从而在长时间的竞争中落败。

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这种过于频繁的考试排名会严重摧毁学生的学习兴趣和自信心。由于考试过于频繁,就必然有较多的简单重复,就必然要把原本完整的知识单元掰碎,从而严重损伤儿童学习过程的自然性和趣味性,导致学生的好奇心受损甚至消失,厌学情绪增长,为后续的长远学习增添了障碍。过度的排名,必然造成大多数排名不在前列的学生逐渐丧失学习的信心,由于任何一位学生都不可能在连续不断的考试排名中始终保持在前列,所以这种方式对学生学习自信心的打击将是全面的。不少学校因此出现了一批放弃学习的学生,有的甚至连义务教育的基本要求都难以完成。即便有个别“常考常胜”的学生,最后也可能被后续学习中的某一次考试击败,这样的事例并不鲜见。

在一个微观的班级环境里,放弃学习的人增加了,班级里的学习氛围就会恶化,最终必然影响到那些当初考试分数比较高的学生,由此引发的班级学习生态恶化问题,并不是在短期内能够轻易解决的。这些问题可能还会由一个、几个班级扩展到整个学校,产生越来越多不想学习、拒绝学习的学生,他们会远离教师,内心孤僻,对学校失去归属感。贵州毕节曾经发生的几个学生宁可流浪住垃圾桶也不愿上学的事件,就是典型案例。由此造成的结果就不是简单的学生成绩不好的问题,而是为社会制造了“危险品”。

教学本身当然需要评价伴随,但频次适度的评价才有利于改善学生的学习过程。考试仅是教育教学评价的一种,它的频次也要适中,从实践经验看,每学期一次期末考试,一次期中考试足矣。对于排名而言,更不宜频繁,每个学期最多搞一次即可。多则必滥,造成对师生过度且不必要的干扰。

现实中,为何考试和排名的频次在中小学多起来了呢?笔者以为,一个重要原因是学校的“婆婆”太多,大家都想对学校发挥影响,将学校的考试成绩列入自己的政绩清单。近期在若干所中学开展的调查结果显示,有的学校一年接到的各个部门的文件总计400余份,其中一些部门绕开监管,以便函的形式给学校发文,而某些便函的效力甚至高于正式的文件。学校因此不堪重负。

由此可见,以行政方式管理学校,各行政部门都把学校当作自己的下级,于是政出多门,“上面千条线,落地一根针”,这是造成基层学校师生负担过重的体制性原因。实现学校自主管理,政府主管部门不再用接连不断的文件对学校进行管理,而是简政放权,并积极创造条件转向依法治校,学校依章办学,才有可能从体制层面解决师生负担过重的问题。

切实把过多的考试排名减下来,全面评价教育品质,明智的教育行政管理者必须采取有效措施,不能再让多头管理、急功近利继续给师生施加太多负担了。

 

    

    小学一年级一学期考五六次,次次排名,是教育官员在畸形政绩观和对教育无知情况下的任性乱作为

 

  教师俱乐 2016-04-06 06:04

?

??教育部多次明确要求,小学低年级不举行任何形式的统一考试,禁止公布小学生成绩和排名。但在一些地方,歪风邪气一直没能得到有效遏制,最近多有媒体做过这类报道。笔者了解到,在江苏某地,有教师反映,当地个别小学的一年级学生每学期要考试排名五六次,其中有学校抽考、教育局抽考、月考、期中考试、期末考试等。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依据考试结果给学校排名,学校给班级和老师排名。有老师说,如此一番折腾,一年级的小孩就被“考疲”了。结合媒体的报道以及笔者在各地调查走访中的发现,类似的情况不在少数,在一些地方甚至是具有普遍性的问题。小学一年级一学期考五六次,次次排名,是教育官员在畸形政绩观和对教育无知情况下的任性乱作为

 

从上述事例可以看出中小学教师和学生负担重背后的作用力和作用机制。依据学习生成理论,即便从考试的发起者所期待的提高考试分数的角度考虑,这种做法本身也难以实现目的。通俗地说,学习成绩的提高也需要经历相应的学习过程,当考试排名的频次过高,就必然干扰或中断学生对某个相对系统的知识单元的完整学习过程;考试排名的频次过高,还需要占用师生更多的原本可以用于教学的时间和精力,在一个相对长的时间内看,就会减慢教学进度,从长远看也就迫使师生减少教学内容,从而在长时间的竞争中落败。

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这种过于频繁的考试排名会严重摧毁学生的学习兴趣和自信心。由于考试过于频繁,就必然有较多的简单重复,就必然要把原本完整的知识单元掰碎,从而严重损伤儿童学习过程的自然性和趣味性,导致学生的好奇心受损甚至消失,厌学情绪增长,为后续的长远学习增添了障碍。过度的排名,必然造成大多数排名不在前列的学生逐渐丧失学习的信心,由于任何一位学生都不可能在连续不断的考试排名中始终保持在前列,所以这种方式对学生学习自信心的打击将是全面的。不少学校因此出现了一批放弃学习的学生,有的甚至连义务教育的基本要求都难以完成。即便有个别“常考常胜”的学生,最后也可能被后续学习中的某一次考试击败,这样的事例并不鲜见。

在一个微观的班级环境里,放弃学习的人增加了,班级里的学习氛围就会恶化,最终必然影响到那些当初考试分数比较高的学生,由此引发的班级学习生态恶化问题,并不是在短期内能够轻易解决的。这些问题可能还会由一个、几个班级扩展到整个学校,产生越来越多不想学习、拒绝学习的学生,他们会远离教师,内心孤僻,对学校失去归属感。贵州毕节曾经发生的几个学生宁可流浪住垃圾桶也不愿上学的事件,就是典型案例。由此造成的结果就不是简单的学生成绩不好的问题,而是为社会制造了“危险品”。

教学本身当然需要评价伴随,但频次适度的评价才有利于改善学生的学习过程。考试仅是教育教学评价的一种,它的频次也要适中,从实践经验看,每学期一次期末考试,一次期中考试足矣。对于排名而言,更不宜频繁,每个学期最多搞一次即可。多则必滥,造成对师生过度且不必要的干扰。

现实中,为何考试和排名的频次在中小学多起来了呢?笔者以为,一个重要原因是学校的“婆婆”太多,大家都想对学校发挥影响,将学校的考试成绩列入自己的政绩清单。近期在若干所中学开展的调查结果显示,有的学校一年接到的各个部门的文件总计400余份,其中一些部门绕开监管,以便函的形式给学校发文,而某些便函的效力甚至高于正式的文件。学校因此不堪重负。

考试过多,不仅是的政绩观作祟,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当地教育官员对教育质量的认识还很肤浅,不客气点说就是完全没有明白教育的真正内涵——他们把仅占教育一部分的语数等文化科目的考试分数当成了教育质量的全部。这是他们在对教育无知情况下权力的任性,是教育行政官员不学无术后的胡乱作为!

收手吧,不要再以“狠抓教育质量”的名义推残,甚至毁灭我们的下一代了。否则,若干年后,你们将会被自己推上被告席,接受良知的审判!

(原题:简政是师生减负的前提,现题为《教师俱乐》编辑所加,对内容有增删。全文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投稿邮箱:1052332894@qq.com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